Alternate Text
Alternate Text
您的位置:首頁 > 視野
弟弟神秘消失6年:最后一次電話被陌生女子掛斷

2020-06-09   來源:本站

(原標題:消失6年的弟弟:最后一通電話被陌生女子掛斷)

鄭永勝計劃下一個要去的地方是江西共青城——這是弟弟上大學的城市。

六年前,他的弟弟鄭永全從這里畢業,同一年弟弟突然跟家人斷了聯系。在鄭永全消失前,他曾跟家人說自己和學校簽訂合同去西安某電子廠上班。然而,在他失蹤一個多月后,鄭永勝從學校輔導員的口中得知,校方并沒有簽訂合同這回事。

發生的種種成了鄭永勝心頭未解的疑團。他記得,弟弟給家里打的最后一通電話,還說不上幾句話,就被一個陌生的女子掛斷。2017年4月,鄭永勝曾在青海西寧市南山路某網吧找到弟弟鄭永全的身份證,網吧店員提到其弟行蹤,隨后又矢口否認,不再開口。

家人擔心,鄭永全可能被傳銷組織或非法組織控制。這六年間,親友們想盡各種辦法到處尋找他的下落:到當地公安機關報案、聯系所有親朋好友、在西寧各地打廣告、在各種社交平臺發布尋人啟事……

弟弟神秘消失6年:最后一次電話被陌生女子掛斷

“弟弟失蹤快6年了,我想對他說,哪怕是闖禍犯錯了,只要你人安安全全的,就趕緊跟家里聯系吧。如果你身處困難,也不要害怕,我們會想盡辦法去找你,不會放棄你?!编嵱绖僬f道。

畢業離家杳無音訊

“讀大學是他第一次出遠門,接觸外面的社會?!痹卩嵱绖傺劾?,弟弟鄭永全性格較內向,不愛說話,不愿與陌生人交流。

兄弟倆家住青海省西寧市湟中區。鄭永全身高177厘米左右,體形偏瘦,大圓臉,眉毛濃長,眉宇下方與鼻子交接處有明顯月牙狀傷疤;說話明顯帶青海方言口音,會說普通話。

2011年,鄭永全考取大學,他就讀的大學是南昌大學共青學院(現為“南昌大學鄱陽湖校區”),這所高校位于江西九江共青城市,這也是他第一次離家這么遠。

鄭永勝對弟弟上大學后的具體情況了解甚少。后來,他從學校輔導員口中得知,弟弟常與同學在宿舍打游戲。

還有一個反常的舉動,弟弟畢業那年頻繁向家里要錢?!八綍r和家里聯系也比較少,爸媽后來和我說,他畢業那一年經常打電話回家要錢?!编嵱绖僬f。

2014年6月,21歲的鄭永全從學校畢業。同年7月1日,鄭永全離校返家,三天后,他告訴家人,自己和學校簽訂了合同準備去西安某電子廠上班,然后離家。

離家不久后,鄭永全曾與父親通話,然而他剛向父親報平安,表示已到達西安,電話便被旁邊一女子接過并掛斷。

誰曾想,這短短兩句的通話,竟是父子倆這六年間的最后一次通話了。也是從這時開始,鄭永全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2014年8月,鄭永勝曾打過電話給弟弟所在的學校,“學校那邊說沒有和西安某電子廠簽訂合同這回事”。

家人擔憂其被人身控制

那通不明不白的電話后,一家人開始艱難地尋找失蹤的鄭永全。

鄭永勝曾逐一聯系弟弟的高中同學和老師,想方設法聯系到弟弟的大學同學,“能聯系的都問了,沒人知道他的消息?!?/p>

他也嘗試過去老家湟中縣公安局報案,在西寧張貼尋人啟事廣告,組織親朋好友在社交平臺轉發尋人啟事。然而,撒出去的消息就像石沉大海,沒有任何回應。

讓鄭永勝一直耿耿于懷的細節是:2014年,弟弟畢業從學?;丶液蟊阌挟悩?,他的腳特別腫,青一塊紫一塊的。

鄭永勝越想越覺得不太對勁,“他當時害怕我知道,沒讓我看見,是后來爸媽和我說的。他說是在學校路邊被一輛摩托車撞的,車跑了,他沒追到。我覺得他在撒謊,應該是被人打的?!?/p>

還有另一個細節:2017年4月,一位在公安局任職的同學告訴鄭永勝,弟弟鄭永全的身份信息一直顯示在青海西寧南山路的一個網吧。鄭永勝在民警陪同下前往網吧,找到了弟弟遺失的身份證。當時,網吧的一位店員無意中透露:“這個人不是被一個女的怎么樣了嗎……”隨后他又急忙閉嘴,無論鄭永勝再如何追問,這位店員都拒不承認。

民警勸鄭永勝保持理智,不要再追問?!八麄冋f,萬一我弟弟真的被人控制了,我追問會讓弟弟受罪的。我很怕,就沒敢問了。而且對方不承認,我們也沒辦法。我們現在也不知道我弟弟有沒有從西寧這個圈子出去?!编嵱绖僬f道。

這是六年間鄭永勝離弟弟的蹤跡最近的一次。

此后,家人依舊沒有鄭永全的下落。他們擔憂鄭永全被傳銷組織或非法組織控制,也困惑鄭永全是否出于某種原因不愿回家。然而,他們能做的,只有繼續在毫無線索的情況下苦苦尋找。

父母年邁只盼重聚

如今,失蹤的弟弟是家人最大的牽掛?!盃敔斎ナ乐耙矝]有見到弟弟一面,爸媽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,一直思念他,晚上總是睡不好?!编嵱绖賹Υ藨n心忡忡。

2015年,鄭永全失蹤的第二年,爺爺離世了?!盃敔斒侵仃柟澢耙惶烊ナ赖?,他一直很思念我弟弟?!编嵱绖僬f,爺爺生前一直盼著弟弟回家,囑咐家人要盡快找到弟弟。

目前,鄭永勝在西藏教書,雖與青海同屬青藏高原,但兩地相距較遠。他只能在寒暑假回家陪伴父母。

兄弟倆的父母已經年邁,加上日夜操勞,幾年來變化較大,常受病痛困擾,家里的生活狀況并不是很好。母親的膽壓指數不樂觀,經常頭痛,思念兒子,晚上總是睡不好,老得很快。父親以前腿受過傷,家里生活比較窘迫。

談到有什么話想對弟弟說,鄭永勝表示,爸媽已經老了,家里人都盼著他回來?!叭绻且驗閭€人原因,什么上大學不努力,拿不到證書,成績沒考好,害怕面對家里人……不要想這些!自己只要安安全全的,趕緊跟家里聯系吧!如果身處困難的話,自己也不要害怕,我們這些關心他的人會盡快想辦法,努力去找他的。爸媽也一直很思念很牽掛他,一直在找他,不會放棄他?!?/p>

鄭永勝打算暑期去弟弟上大學的地方——江西。六年多來,他一直在想辦法,也從未停下尋找的腳步,“我會繼續去找”。

易发棋牌app官网下苹果载 扑克之星幸运转轮赛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2021曾道人特码资料 2021海南环岛赛赛程 广东快乐十分自动投注软件 幸运农场4中3 雪缘园足球胜负彩比分直播 金龙棋牌平台 555游戏通比牛牛技巧 江苏快3二不同投注技巧 吉林11选5走势图前三 超级大乐透奖金怎么算 老11选5直播 股票投资秘诀 香港麻将馆介绍 3d跨度走势图